OA
研究院
CN EN

第1财经 | 精准医疗成本高 科学家计划十年让六成病人用得起

在美国提出抗癌“登月计划”后,中国科学家也提出“10年内实现60%肿瘤消失,60%病人用得起”的目标。


近日在上海举办的“2016国际精准医疗学术及产业论坛”上,2004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以色列国家精准医疗计划负责人阿龙·切哈诺沃表示,在个体化医疗新时代,患者的治疗方案应该量身定制,“我们要做的就是让药物更加精准,把不确定的范围缩小,掌握患者的发病机制,又将够推动新药研发。”


作为生物医药的发展趋势,精准医疗已经吸引了各国在此大力布局。


2015年初美国提出“精准医疗计划”。2015年3月,科技部召开国家首次精准医学战略专家会议,提出了中国精准医疗计划。并提出2030年前,我国将在精准医疗领域投入600亿元。


2016年3月8日,我国“精准医学研究”重点专项2016年项目指南正式公布,实施周期为2016年—2020年。这被认为是精准医疗国家战略部署揭晓。


攻克癌症成为各国精准医疗计划的中心,今年初美国提出抗癌“登月计划”。


中国并不是全球患癌比例最高国家,但由于人口基数大,2015年有429.2万例新发肿瘤病例和281.4万例死亡病例,相当于平均每天有1.2万人新患癌症,有7500人死于癌症。


基于新一代CAR-T在内的多项精准医疗技术,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钱其军提出抗癌“白泽计划”——10年内实现60%肿瘤消失,60%病人用得起。


上海细胞治疗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是上海市目前唯一的市级细胞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目前已布局细胞治疗、细胞冻存、基因检测等业务,在肿瘤免疫治疗等领域内的12项核心技术进入国家专利局保密审核程序。

“精准医疗时代,免疫治疗已成为癌症治疗的颠覆性技术。”钱其军说。


精准医疗正在全球范围内吸引大量的资本和科研力量进入。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周宏斌说,2015年精准医疗全球市场规模约600亿美元,复合年均增长率15%以上,是整体医药行业增速的3倍以上。“肿瘤诊断和个性化治疗是中国精准医疗产业最大的市场部分。”



目前,精准医疗产业领域率先爆发的是基因测序,这也是精准医疗的基础和入口。从早期的生育生殖检测,到目前的肿瘤诊断,技术的不断突破升级带动市场规模增长。


在这个领域,除了华大基因以外,贝瑞和康、诺和致源、安诺优达,以及达安基因、迪安诊断等上市公司也参与其中,在基因测序领域的中下游进行竞争。


而测序上游的测序仪器和试剂,则几乎被Illumina(NASDAQ:ILMN)、Life Technologies两大国外巨头垄断。


目前,君联资本在精准医疗领域累计投资了约2亿美元(含人民币),前期项目主要聚焦在基因测序和诊断领域,近两年开始布局个性化新药研发、免疫治疗技术领域,如2014年投资创新药公司信达生物、2016年投资上海细胞治疗集团。


周宏斌表示,2015年全球约50%的肿瘤临床实验和免疫治疗相关,并且可以和化疗、放疗、靶向疗法、基因技术等“搭档”探索联合治疗。


近日,美国市场研究公司markets and markets发布报告称,全球癌症免疫治疗市场的规模将从2016年的619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的1193.9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达14.0%。癌症的发病率增加以及医疗开支不断上升推动市场的增长。


作为癌症免疫疗法中的主力军,PD-L1/PD-1抗体已经展现了良好的市场前景。今年上半年,百时美施贵宝的PD-1抗体Opdivo销售额达15.44亿美元,增长853.09%。而在2015年,Opdivo全年销售收入为9.42亿美元。


巨大的市场也吸引了众多国内药企的积极参与,包括信达生物、百济神州等研发药企,以及恒瑞医药、复星医药等传统药企也在布局。


此前信达生物董事长俞德超曾表示,该公司研发的PD-1单抗已进入I期临床试验,主要用于治疗晚期实体瘤,临床前数据显示有更显著的疗效,有望成为同类产品中的佼佼者。


在肿瘤免疫疗法中,细胞治疗也备受关注。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16日,全球正在进行的CAR-T临床试验有173项,中国开展的CAR-T临床试验数量位居全球第二,共计30项,涉及24个靶点,仅次于美国。


周宏斌认为,基因诊断、免疫技术的不断进步,推动“基于细胞免疫治疗的联合疗法”可能彻底改变癌症治疗,是具有重大投资价值的人类突破性技术。


不过,今年5月国家卫计委叫停“免疫细胞治疗的临床应用”,周宏斌认为,政策的不确定性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使得拥有技术领先性和临床资源的公司更有机会构筑壁垒。


但是,阿龙·切哈诺沃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精准医疗的成本很高,如何让精准医疗覆盖到需要的患者,需要科学界、企业界以及政府的共同努力。


钱其军介绍说,Opdivo(PD-1抗体)+Yervoy(CTLA-4抗体)组合使用的话,第一年花费大约25.6万美元,第二年单独使用Opdivo,花费大约15万美元;如果使用默沙东的Tecentriq (PD-L1抗体),每年花费大约15万美元。


“多种抗体联合应用将大幅度提高疗效,但也将明显提高价格及产生严重并发症。”钱其军说,国内细胞免疫治疗患者能承受的价格应该在10万元以内,价格过高就无法大规模推广。


显然,预期的市场蓝海,依然取决于技术突破的进展。